新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開個診所來修仙 > 1156章 一家團聚
    幾十公里的距離轉瞬就被甩在了身后,飛臨天龍城的時候雷公錘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寧濤這才喚出金色神云,雙腳站在神云上的時候,他松開了阿濕波的小蠻腰,鼻子動了動,開始搜索空氣中的氣味。

    在現實時空中,他與濕木潤花從來沒有見過,可他卻記得濕木潤花的氣味。

    吸入鼻孔中的空氣里有泥土的味道,有巖石的味道,占據了大多數,還有尸體的味道,隱藏得很深,可是逃不過他的靈敏嗅覺。

    有尸體?

    寧濤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視野里的天龍城空蕩蕩的,到處都是殘缺不全的建筑,黃沙掩埋的街道,能剩下的建筑都是比較高大和雄偉的建筑,普通的民居只是一堆堆的土堆,哪里什么尸體存在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了在濕地星山腹空間之中現的裝有干尸的金屬膠囊,那幾具干尸散出來的氣味與他現在捕捉到的尸體的氣味很相似。

    “花郎,我爹娘和我妹妹在哪里?”阿濕波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“不要著急,會找都他們的。”寧濤駕云往天龍城中心飛去。

    要在方圓兩三百平方公里的城市廢墟之中找到三個人,即便是他這樣的大神,那也需要一點時間。

    神也并不是萬能的。

    城市中心越來越近,一座殘破的王宮進入了視線。

    那座王宮占地十幾平方公里,雖然殘破不堪,可是也給人一種雄偉大氣的感覺。

    寧濤的鼻子動了動,忽然捕捉到了一聲熟悉的氣味。

    那是濕木潤花的氣味。

    隨后,他又捕捉到了濕羅地和山木花的氣味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鼻子還捕捉到了一絲血腥味。這一絲血腥味讓他的一顆心頓時緊張了起來,來不及跟阿濕波說,駕著金色神云便飛向了氣味的源頭。

    那是整座王宮之中的主殿,地基墊高了好幾十米,用的也是那種不容易被風化的石料,所以保存還算完好,除了屋頂沒了,墻體和柱頭都還好端端的矗立著。

    金色的神云飛進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滿是被玉化的天龍人干尸,三個花藤人被圍困在大殿的一個角落里,正是濕羅地、山木花和濕木潤花。

    濕羅地和山木花處在花藤狀態下,不停的噴射白漿,攻擊撲向他們的干尸。濕木潤花躲在夫妻倆身后,她受了傷,渾身浴血,看上去很虛弱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爹!娘!”阿濕波一聲呼喊,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同一瞬間,幾個干尸蹦跳了起來,從空中撲向了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濕羅地和山木花往天空噴射白漿,擊落了兩個,可是夫妻倆同時沒白漿了,幾個干尸眼見就要撲到夫妻倆的身上,情況危急。

    就在這千鈞一之際,一道身影一閃而過,幾句干尸頓時被撞碎,碎塊灑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出手的不是阿濕波,而是寧濤,她的速度遠沒有寧濤快。

    更多的干尸撲了上來,張牙舞爪,出咔嚓咔嚓的?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寧濤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兩團神火飛了出去,然后在空中爆開,化作點點火雨飛向了那群撲來的干尸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一具具干尸被神火洞穿,轉瞬間就被燒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可是,從大殿的幾個地洞之中仍不斷有干尸從下面爬出來,往這邊沖來。

    寧濤一掌拍下,一枚混沌之印落地生輝,一個金色的能量護罩瞬間將這個角落籠罩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個個干尸撞在了混沌之印的能量護罩上,一個個被震碎點燃,連帶干尸體內的“種子”也被燒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這一連串的操作下來,阿濕波、濕羅地、山木花和濕木潤花一家四口都還沒有來得及說上一句話。

    兩團白光閃現,花藤消失了,濕羅地和山木花現身。

    “爹娘,我回來了!”阿濕波張開雙臂,一把將距離她最近的山木花抱住,眼淚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濕羅地快步走到了母子倆的身邊,將母子倆抱住,一家三口抱在了一起,三人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蜷縮在角落里的濕木潤花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,“姐,爹娘……你們把我忘啦?你們果然是偏心啊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話沒說完,濕木潤花的嘴角就涌出一口血來。

    寧濤慌忙向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誰啊?”濕木潤花瞅著寧濤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寧濤差點沒忍住就把“阿丑”這個稱呼說出來了,可是話到嘴邊他又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與濕木潤花在過去時空里做了一日的夫妻,他還在濕木潤花的超神空間里領悟出了死之法印,可是現實時空中的濕木潤花根本就不認識他。

    看見濕木潤花還活著,寧濤打心里高興,可是面對相見不相識的情況,他的心中卻又不免涌起一片傷感來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姐夫。”阿濕波說。

    “姐夫?”濕木潤花一臉驚訝的表情,渾然不覺嘴角又涌出了一口鮮血來。

    濕羅地和山木花的反應也是一樣的驚訝。

    “大丫頭,你、你什么時候嫁人啦?”濕羅地著急地道。

    山木花直盯盯的瞅著寧濤,那眼神仿佛要洞穿他的內心。

    寧濤卻沒有理會岳父和岳母,他來到了濕木潤花的身邊,溫聲說道:“你別說話,躺著別動,我給你治傷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被感染了,你快走開,不然我姐就變成寡婦了。”濕木潤花說,她疼得厲害,可臉上卻是一副沒心沒肺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要說胡話,你姐夫是神,他一定能救你。”阿濕波擔心濕木潤花的情況,邁步走來。

    濕羅地卻一把抓住了阿濕波的手:“你妹妹真的被感染了,不要過去。”

    濕木潤花笑著說道:“你看,你們還在很是偏心啊,一直都最疼愛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頭,你不要這樣說……”山木花一句話沒說完就捂住了嘴巴,眼淚牽著線的往下掉,從嘴里出來的也是哽咽的哭聲。

    濕木潤花說道:“好啦好啦,我不說就是了,姐姐回來了,有姐姐陪著你們……我就安心了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寧濤蹲在了濕木潤花的身邊,撩起了她的花裙,這才現她的一雙小腿已經干癟了,皮膚也開始黑,并且散出了尸體的氣味,很是難聞。

    難怪她沒有進入花藤狀態參戰,原來真的是被感染了。

    她的腿變成了這個樣子,那就等于是她的根被毀了,沒有根,她根本就咋不進地面,玉化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呀,別碰我……”濕木潤花伸手去推寧濤。

    寧濤伸手抓住了濕木潤花的一雙小腿,然后往她的一雙小腿抓住注入了造化之力。

    黑的皮膚快速變白,干癟的肌肉也充盈了,恢復了正常。濕木潤花的皮膚之中冒出了一股股黑色的汁液,那些汁液散著濃濃的尸臭味,隱約的還能看見里面有類似鐵線蟲的東西在蠕動,十分惡心。

    寧濤拿起大日葫蘆,對著濕木潤花澆水,將她身上的臟東西都沖洗干凈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也就那么兩分鐘的時間而已,直到渾身被水澆透,濕木潤花才回過神來,驚呼道:“你、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寧濤說道:“我把你身上的臟東西沖洗掉,這樣才能避免再次感染。”

    濕羅地激動得很,聲音顫顫地道:“小丫頭,她、她好啦?”

    寧濤點了一下頭:“她沒事了,外傷內傷,還有她感染的臟東西我都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頭!”濕羅地一聲歡呼,撲向了濕木潤花。

    緊接著,山木花也撲了上去,一家三口又抱在了一起,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阿濕波來到了寧濤的身邊,用很溫柔的聲音說道:“花郎,幸好有你,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”

    寧濤笑了笑:“夫妻之間說什么客氣話,不管為你做什么,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阿濕波湊到了寧濤的耳邊,聲音小小的說了一句:“晚上讓你超神。”

    寧濤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濕羅地和山木花抱成三明治的濕木潤花忽然抬起頭來,一雙烏溜溜的眸子直盯盯的瞅著寧濤:“你真是我姐夫啊?”

    寧濤點了一下頭:“當著你姐的面,我要不是你姐夫,我還敢說我是你姐夫嗎?”

    濕羅地和山木花松開了濕木潤花,兩口子也都直盯盯的瞅著寧濤。

    老丈人看女婿,眼神里帶質疑與警惕的意味,生怕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嫁錯了人。

    老丈母看女婿,卻是越看越滿意,越看越有趣,那眼神里慢慢都是喜歡和笑意。

    “對了,姐……你剛才說姐夫是……是神?”濕木潤花忽然想起了這點,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濕波說道:“當然,你姐夫是仙界之王,神山東方神國神王,天命送子神,厲害得很。”

    這是典型的給老公加光環了,有吹夫之嫌。

    濕木潤花的小嘴張大,合不上了。

    濕羅地和山木花也愣在了當場,不知道該如何相處了。按禮數,見神是要跪拜的,可是眼前這個神是自家的女婿啊,兩口子跪下去拜自家的女婿,那老臉怎么安置得下?更何況,往后女兒怎么硬氣得起來?

    卻不等濕羅地和山木花說句什么,寧濤上前一步,跪拜了下去:“小婿拜見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。”

    阿濕波看得眉開眼笑。

    這么好的夫君一定要以姿鼓勵。

    今晚這神超定了。

    1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,5分鐘內會處理,舉報后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六台宝典2019历史开奖记彔